|
关键词: 浮山 工作 枞阳县 浮山风景区 枞阳信息港
您当前位置:枞阳信息港 >> 新闻频道 >> 信息服务 >> 历史文化 >> 浏览文章

二里半大刀会始末记上

日期:2017-9-6 8:25:1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浏览次   【字体:

肇始于1942年末流散于1943年春的二里半大刀会,像一株旷野的狼毒花,曾蔓延恣睢在老桐城县大个半个南乡(今枞阳县老洲镇境内西部大半)。其声势之大,会徒之众,组织之严密,口号之震响,气焰之喧嚣,均达到令人匪夷所思、瞠目结舌的地步。如今,六十年弹指一挥间,二里半大刀会如同泥沙早已沉寂在历史的长河深处,但作为后来者,我自认为有必要对其短暂的兴衰史作一个简单的理性梳理,以期达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的镜鉴功效。

二里半名称的由来

二里半是一个有一百多户人家集聚而成的狭长村落,傍河而居,风光秀丽。因其东距老洲湾西距源子港两个繁华古街正好二里半的路程而得名。村上人百分之九十五皆姓周,故又名周家墩,其时隶属于老桐城县南乡汤家沟区六老乡(由六排、老武两乡合并而成,解放后属枞阳县老洲区老湾乡,现归老洲镇管辖)。

大刀会的起源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以后,老洲湾及汤家沟两镇均为日伪掌控,汤家沟南边的陈家洲和江外的江心洲一线又被顽匪刘东雄(即刘小拉呱)部所盘踞。我桐东新四军抗日游击队主要集结在庐江、无为及陈瑶湖一带,虽时有渗透,但力量相对薄弱。日伪顽沆瀣一气,甚嚣尘上,致使这一带的人民深陷水深火热之中。

1943年的秋天,二里半农民周义田趁农闲之机到二、三十里以外的黄泥山、殷家沟(今破罡镇)一带做挂面糊口。其间,在殷家沟与一来自江南的陈某一见如故,并受其蛊惑,加入了以陈某为首的迷信组织——同善社。在陈某的口传身授之下,很快地学会了一套所谓开坛口的法术。冬天返乡后,他当即将此法术传授给堂兄弟周庆田和周南田二人,三人遂成大刀会开道师。因后二人系目不识丁之徒,难成大事,周义田又拉拢本村塾师兼本家周济伯也前去殷家沟入了同善社。陈某见此,更是“瞎子见鬼——逼真”般的胡吹,说是“真命天子”已出,即将赴南京登基,已有无数的道友或大闹汉口或抵达南京或一夜飞过长江去了,此系天赐良机,二位赶快回去开坛口策应,封官晋爵的好日子就要到了。二人对此深信不疑,且信心倍增。火速赶回二里半后,即选祠堂议事大厅为佛坛,正式开坛口,秘密发展大刀会。并先后将保长周来宾、绅士周华非等都拉了进来。周氏三兄弟任军事总指挥;周华非、周来宾执掌正副坛主,分揽政治及外交大权;周济伯充任书记长,负责入会表格的填写兼掌管物资经费;周水金担任仙化队长,负责执行战斗任务。全村成年男子及大部分青年妇女,或盲从或胁从,三、五天之内,全被网罗进来。并立道规如下:“遵守道规,见财不取,见色不淫。如有违背,五雷击顶,炮弹穿心。”各人自备大刀一把,白汗巾一条(作战时缠在腰际之用),还须交纳会费若干。佛坛内供着关帝和观音菩萨像,每天晚饭后,会徒齐集佛坛,先拜佛,再练功。主要练习大刀砍刺功和石条压腹功,:还念开道师口授的在战斗时要一气呵成念完的咒语:“蔡老师,蔡老师,搭救弟子众生!一二三,千佛起!”吹嘘若此即可神灵附体刀枪不入。一时间,整个二里半香烟腾绕,阵列森森,刀光闪闪,杀声震天。自此,大刀会组织正式形成。

初战告捷 野心膨胀

1944年正月尾,顽匪自卫团头子刘东雄手下的两个兵丁耀武扬威地来到二里半,索取所谓的烟灶地亩税。保长兼副坛主周来宾以无钱为由而搪塞之,暴怒之下,一兵丁立马拔出手枪以示恫吓,不料子弹竟卡膛未响,周随即招呼众徒一拥而上趁机夺下手枪,并且将二人五花大绑起来。此事非同小可,头头们商议计定,将二人连人带枪送交到驻扎在老洲湾的伪建国军某排以示交好,想藉此举来博得伪军的欢心和庇护(其时,因太平洋战场的连连失利,日寇不得不收缩战线,将原驻扎在老洲湾的日军分队撤至汤家沟,而将老洲湾的布防任务全部交给了伪军处理),并相约共同对付刘东雄部的伺机报复,二人当即被伪军枪决。大刀会的头头们自以为从此吃了定心丸,便喜滋滋地回去了。果然,第二日,刘部即寻衅报复,一彪人马杀气腾腾直奔二里半而来,并在路口架起机枪一通乱射,并扬言要踏平二里半杀个鸡犬不留。众会徒立马鸣锣迎战,三方包抄,可谓刀光剑影杀声震天。众匪极为悚惧,择原路狂奔溃逃,自此不敢轻易骚扰二里半。虽首战告捷,士气冲天,但因没见到前来驰援的伪军影子,大刀会自此遂与伪军交恶,并结下“梁子”,同时也滋长了大刀会从此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原来,因两排调防,后来的侯姓排长以没得到好处为由,拒不出兵相助。其后不久,侯某带几个随从到二里半索要被大刀会残杀的黄大队长遗留的手枪,双方再度翻脸。大刀会众徒不仅杀了侯某,还趁机捣毁了伪军的老洲湾据点,迫使伪军全部溃逃到汤家沟。)

有此一战,大刀会名声大噪。周围各村应者云集,分会林立,唯二里半马首是瞻。周氏一干人等更是踌躇满志野心膨胀起来。竟公开呼出“一打广西佬(时安徽为国民党李宗仁部所辖,李兼任安徽省主席),二打新四军,三打鬼子,四保我主到南京”的嚣张口号,更不知天高地厚地编诌出“你不戳,我不翻,民国只有二十三,皇帝出在二里半,娘娘出在九果山”的荒诞童谣以妖言惑众,其愚昧无知的称霸野心已昭然若揭。令人遗憾的是,出娘娘的九果山究竟在哪里,至今尚无人知晓。

上一篇:射蛟台 下一篇:荻埠归帆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射蛟台
方以智
惜阴亭
枞阳:吴楚分疆第一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