Ü*êˆUÔIk·®ˆÕSE ‰ªLæª2ìÔ50"Ä,”UºhD¬¿²N[z«ƒ :À\…£`Ý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4-15

Ü*êˆUÔIk·®ˆÕSE ‰ªLæª2ìÔ50"Ä,”UºhD¬¿²N[z«ƒ :À\…£`Ý剧情介绍

秦渊也不多说,只是笑着将钱塞到少年怀里,然后转身就走。。

秦渊看到苏小优好奇的目光,不禁微微一笑:“因为我的实力又上了一个台阶,所以才能做到这种大面积的催眠。”

“没问题!”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半夜的被身边的秦渊叫醒,钱苏子打着哈欠,喝着下人端上来的茶水给自己提神醒脑,外面的随从们已经带着秦皇门的重要人物进入到了堂屋当中,虽然周围烧着暖炉,但是寒冷的北风还是从外面的灌了进来,让人感觉冷飕飕的,脸上的睡意也因此消散了不少! “都坐下吧!” 看着进来给自己行礼的梁声等人,秦渊摆摆手,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手中的电报扬了扬,然后有些无奈的说道:“该来的还是来了,昨晚萧关城传来消息,说和我们秦皇门平分萧关城的薛文皓终于忍不住嘴边的肉香,对我们占据的萧关西城下手了!” “结果如何?” 卫宣赶忙问道,这个曾经在萧关驻守过的右护法顿时有些着急起来,萧关城虽然易守难攻,但是此时的萧关秦皇门留下的都是一些虾兵蟹将,连古武者也没几个,想要抵挡住薛文皓的攻击,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 “还行,因为蔺修观他们带着人正好及时赶到,对方以为我们大部队的援军到了,就停止了进攻,听说田锋俢还把那些帮忙建设萧关西城的民工们也拉上了城墙,勉强挡住了对方的攻势,不过有点奇怪的就是,现在的萧关城似乎有退却的意思,说的是手中的兵力不足,下面的民工似乎也不稳,据守萧关的难度是越来越大了!” 秦渊勉强笑笑,将萧关城的情况解释了一遍,众人纷纷点头,对于蔺修观的看法都改善了不少,坐在下面的梁声听罢,却是一阵皱眉:“既然已经打败了对面的攻击,为什么还要撤军呢?现在的情况,他们撤了又能如何?离开了萧关城的保护,这点人在野外那就是餐桌上的大白肉,人家想要怎么吃就能怎么吃,这一天天的,怎么就那么不省心呢?” “这也是他们其中一派的意见,认为连夜撤退的成功率还是不低的,不过就是大雪封路,道路难行了一点,不过他们预计,明天如果薛文皓发现援军是假的的话,那恐怕抵挡的难度会变得更大!” 秦渊对着梁声简单的解释着,后者闻言一愣,好奇道:“他们中一派的观点?怎么?那点人还有别的意见?” “不然呢?” 从秦渊的桌面上将书信拿过来读完了钱苏子咧着嘴苦笑两声,然后将三张书信摊开,对着众人解释道:“看看吧,这个是田锋俢的意见,就是稳妥撤退,不撤也行,但是需要我们想办法加强萧关西城的防御力量,这个是一个叫都资枚的家伙,貌似是主战派,认为应该虚张声势,拒城而守,而且应该直接把蔺修观带过去的钱财直接拿去收买那些民工和周围村庄的壮丁,让大家一起来守城!第三种就是蔺修观的意见,认为要快速干净的撤离萧关城,临走之前布置好陷阱,然后将还没有建成的萧关西城直接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然后撤回固原城,增加固原城中的力量,至于他自己,则绕过萧关城南下去谷蕲麻的身后继续执行自己的计策!” “这三个人的心思还不少呢!” 跟着梁声一起过来的卢牟坤鼻孔出气,一脸鄙夷的说道:“我看也就这位都资枚兄弟是真的为我们秦皇门好,剩下的两个家伙,一个贪生怕死,犹豫不决,一个只想着自己南下扰乱敌后的功劳,就不知道想想,那几十个人撤回来,就算是全部撤回来的话,对固原城的城防也是杯水车薪,可是在萧关城拦住了薛文皓的话,我们萧关城的东面至少是安全的,这要是薛文皓突破了萧关城,兵临固原城下,咱们连一个地方的安全都保证不了,那北面的贺兰会,西边的沙鬼门肯定跟着落井下石,到时候,这些隐患出现,他田锋俢是能够解决哪一个?” “卢兄弟说的对!” 站在梁声身后的伍威桉此时也忍不住说道:“就是应该按照都资枚兄弟说的,那个什么蔺修观扰乱敌后的事情就先别说了,就算是他真的有能耐将谷蕲麻的背后弄乱,好处也不是我们秦皇门的,倒是萧关城一丢,四边扰动,我们困守孤城,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呢!” “既然大家都这么觉得的话,那我就回信让他们全心全意防御萧关城,蔺修观也不用南下扰乱敌后了,直接守城算了!” 秦渊看到眼前兄弟们的意见这么一致,顿时点点头,站起身来,就准备将大家商量出来的意见发回去,一边的钱苏子也跟着站起身来,对着众人笑道:“既然大家都辛辛苦苦的过来了,就不要在折腾着回去了,我给大家安排好厢房,这距离天明的时间也不长了,大家赶紧休息吧!” “多谢城主夫人!” 对着颇为热情的钱苏子恭敬的答应着,众人纷纷跟着下人到厢房去休息,而钱苏子则悄无声息的跟着秦渊回到了房间中,对着正要回话的秦渊赶忙说道:“千万不要告诉蔺修观说他的计划被否定了,不然的话,这家伙肯定会心灰意冷的,万先让他在萧关城驻守两天,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让他按照他自己的节奏去做事吧,否则的话,我担心这个雄心勃勃的年轻人会从此一蹶不振!” “也是!” 听了钱苏子的话,秦渊默默点头,很是信服的说道:“这家伙在情场上已经是兵败如山倒了,如果在这件事情上再被打击,确实可能会扛不住!” 思虑得定,秦渊便匆匆的将电报发了出去,不多时,就传到了萧关城中,此时正在焦急等待命令的田锋俢守在电报机前面,看到秦渊终于把最终决定发了出来,赶忙上前,将上面的书信打开一看,顿时傻了眼精…… “哈哈哈哈,我就说嘛,秦门主果然是英明神武,决断高光啊!” 拿着田锋俢递到眼前的书信一看,都资枚顿时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有了秦渊的主动肯定,自己想要在秦皇门中更进一步的想法估计就要实现了! “好是好,可是这些建议都是你提的,现在你去执行吧,明天早上我要看到至少一百个壮丁过来帮忙守城,否则的话,我就说你没有办法完成自己的许诺,明白了吗?” 田锋俢冷冷的说着,双眼盯着眼前擅自给秦渊提方案的都资枚,心说你这不是给我找事的吗?不但老子可能战死在这萧关城上,而且还可能连累了跟着自己出来闯荡的兄弟们,当初自己要不是为了这些兄弟,田锋俢是断然不愿意来到形势险恶的萧关城下的! “当然!” 知道田锋俢是在责怪自己没有主动和他商量就把自己的想法写在电报上发给了秦门主,都资枚哈哈一笑,也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很自然的说道:“如果不能用钱买了战士守卫我萧关城,都资枚愿意提头来见!” “提头来见就不必了,到时候萧关城破,你就自己去找秦门主忏悔去吧!” 田锋俢撇撇嘴,不满的看着眼前越发猖狂的都资枚,后者笑嘻嘻的点点头,转身对着一边沉思中的蔺修观说道:“修观兄弟啊,你看,秦门主已经授权我用你带来的钱粮布匹过去犒劳这些民工兄弟,到四周的村庄中拉壮丁了,你是不是通融通融啊?” “这些钱财都是秦门主交给在下的,本来就是秦门主的钱粮,哪有什么通融不通融的,都资枚兄弟你尽管拿着用就好,如果能用这笔钱买来萧关城的稳固,对我扰乱敌后的目标实施也是有莫大的帮助的,兄弟你尽管用!” 对着都资枚笑笑,蔺修观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不爽,看到蔺修观这么乖巧,高兴头上的都资枚自然是更加开心,拍拍蔺修观并不算宽阔的肩膀,都资枚开心的说道:“还是蔺兄弟你识大体,哥哥我这就去了,事不宜迟,我可不想让头上的脑袋扮家啊!” 说完,都资枚就在田锋俢满是怒意的眼睛注视下,拉着蔺修观飞奔下了楼,将蔺修观带来的钱粮拿出来,直接分给了昨晚上了城头还能活下来的民工们,一边的蔺修观看到这些民工喜笑颜开的样子,悄悄的对着身边的都资枚说道:“都兄弟啊,既然有人战死了,那就应该给他们的家人抚恤金,这样这些人才敢在城墙上为我们秦皇门卖命,我们也顺便借着给他们发抚恤金的由头让他们带着路去他们的村落中招收更多不怕死的壮士过来帮助我们秦皇门守城不是?” “看不出来啊,兄弟你这脑子是可以的啊!” 对着眼前的蔺修观赞赏的点点头,都资枚倒是没有多余的想法,直接按照蔺修观说的方法做了,这些原本还担心自己死了钱财就不见了的民工们顿时心下感动异常,大冷的冬天抬着自己兄弟们的尸体,冒着漫天的大学就带着都资枚到了附近的村落中,虽然夜半时分,但是这些村里面的人却毫不介意,听说竟然有这等好事,顿时携亲带友,夜半时分家家联络,再加上都资枚的不断忽悠,竟然在一个村落中就拉到了二十几名年轻的壮士去萧关城帮忙守城! 有了第一个村落的经验,都资枚到其他的地方那更是轻车熟路,白花花的银子撒下去,这些平日里都靠着劫掠过往孤身客商而出名的村落中,顿时冒出来了一大堆的壮士出来,虽然良莠不齐,但是却还是在天亮之前就积攒了将近二百人的队伍,加上原来的那一把夺多号的民工,萧关城的守卫力量顿时到了四百人的规模,也终于可以将萧关城的城墙依次排开站满了! “高,实在是高!” 看着这些拿着萧关城发放的武器,站在城墙上还有模有样的村民们,田锋俢的心中就算是对都资枚有再多的不满,看到这些活生生的人马,心中也是畅快异常,不断的对着身边的都资枚伸出大拇指夸奖,而一边的都资枚则直接搂住身边身体还颇为孱弱的蔺修观说道:“这都是蔺修观兄弟的主意,果然的,华夏人还是死生尤大啊,看到白花花的银子,也都甘愿卖命呢!” “嗯嗯!” 对着都资枚点点头,蔺修观看着这些热情似火的年轻村民们,心中却不知道为何,总是有种不详的感觉从眼前飘过…… (本章完)…

“哼,我承认你长得很美,但是要成为不夜城的总经理,不是靠一张脸就可以的。”孙灵板着一张脸说道。



“又是个不讲理的家伙!”

 “禀告门主,事情是这样的!”既然来了,陈凤欣怎么能当做一个木头人一样站在旁边呢?听到穆洛柯的问话,不等身边躺在床上的邓德伍发言,陈凤欣第一个站出来说说道:“当时我营的人马在营地外面巡逻的时候,发现了当时趴在马背上,奄奄一息的邓德伍堂主,当时我们看清楚邓德伍堂主的身份之后,就赶忙将其带到我们的军营,将他背上的匕首取了下来,然后包扎好了,之后末将想要让邓德伍堂主在营帐当中多多休息,由我来 禀告此事,但是邓堂主说没有他亲自到场,这件事情对谷宗主解释不清楚,所以我们就用马车将邓堂主送到这里了!” “原来是这样,那看来邓堂主的伤情还挺复杂的,竟然需要本人亲自口述才能够让谷宗主明白!” 穆洛柯闻言点点头,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谷蕲麻说道:“既然邓堂主需要亲自给谷宗主解释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那我就先行回避了啊!” “不用!”正要找机会让穆洛柯出功出力帮助自己一起攻击固原城呢,谷蕲麻怎么可能轻易让穆洛柯离开自己的视线呢。..慌忙摆摆手,谷蕲麻对着眼前的邓德伍说道:“既然你要找我亲自解释清楚,那现在就解释吧, 大家都在这里,也方便查清楚刺杀你的凶手!” “额……” 无语的看了一眼谷蕲麻,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尴尬,虽然脸色依然是惨白惨白的,但是面对眼前的谷蕲麻,邓德伍还是小心谨慎的回应道:“宗主大人,属下这伤情是在副宗主大人的营帐中留下的……”说着,还对着谷蕲麻眨巴了一下眼睛,后者微微一愣,就听到身边的穆洛柯一脸愕然的说道:“既然是在路副宗主的营帐当中被刺伤的,那你为什么要跑到我沙鬼门陈副门主的营中休整呢?难道路副宗主不 管你的死活吗?” “额……不是这样的,小人是从路副宗主的营中离开之后才被刺杀的,所以马儿就往这边逃过来了……”对着穆洛柯无语的笑一笑,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无语,只能支撑着自己的身躯,对着眼前的谷蕲麻说道:“所以说,这件事情可是跟路副宗主无关的,他当时还在帐中,守着他弟弟的尸体,整个营帐中已经 就剩下了十几个人,防御不足,也没有发现那个刺客……” “那是谁将你刺伤的,这个你总知道吧?”谷蕲麻的眼睛略微变了变,忽然觉得这件事情没有一开始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便趁着邓德伍沉默的时候,扭头对着一边的穆洛柯说道:“穆门主,你看我们涧山宗又让您看笑话了,这邓堂主的事情看来我 三言两语是解释不清楚了,您看您是不是行个方便啊?” “没问题!”早就不想在这里被谷蕲麻逼着带着人马冲击秦皇门那让人闻风丧胆的长枪阵了,穆洛柯笑呵呵的点头答应,然后对着眼前的陈凤欣微笑着点点头,后者微微笑着,跟着穆洛柯就离开了谷蕲麻的营帐,看着 外面灿烂的阳光,一起走出了谷蕲麻的军营。 “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出了谷蕲麻的军营,穆洛柯自然是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对着身边的陈凤欣问道:“这件事情有这么复杂和敏感吗?竟然让邓德伍不敢当着我们的面对谷蕲麻解释清楚?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属下也不清楚,如果能够问清楚的话,属下也不会带着人让邓德伍来到谷蕲麻的军营当中解释了……”对着穆洛柯点点头,陈凤欣只能将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既然邓德伍是在路辉伽的军营当中遇刺的,而且他也不肯当面说出刺杀他的人是谁,显然,这个人的身份很敏感,但是不会是路辉伽,不然的话,以邓德伍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早就嚷嚷着让谷蕲麻替他报仇了,所以我估计刺杀他的人应该是路辉伽军营中的人,听说这次谷蕲麻对于路辉伽营中的人马惩处力度巨大,而且让人惊恐的是,这厮竟然在 路辉伽带着人马冲击秦皇门枪阵的时候,领着自己的手下人转了一圈,就回去给谷蕲麻报信了,完全没有把自己人的性命和这次战斗的成败放在眼中,路辉伽营中的人对他不满,应该是情理之中的!” “那邓德伍如果当众说了,应该可以让谷蕲麻为自己撒气吧,他为什么还要当面和谷蕲麻解释呢?” 穆洛柯闻言点点头,陈凤欣的解释应该是最大的可能性了,但是好奇心还是萦绕在穆洛柯的周围,让他很好奇,这些事情到底都有什么样的关联! “估计是他还发现了别的情况吧,总之,谷蕲麻军中不稳,我们也不应该跟着消耗自己的力量,固原城被攻破是迟早的事情,我们沙鬼门必须要拿到最大块的利益!” 陈凤欣微微耸肩,一脸笃定的看着固原西城墙上的豁口,一边的穆洛柯闻言点点头,也都十分认同陈凤欣的想法。闪舞小说网.. 走了没多远,穆洛柯和陈凤欣刚刚要在自己的营门前分开的时候,就看到十几名骑兵忽然间从北边飞奔而来,为首的那人手中拿着一柄发着青光的长枪,一看就是路辉伽! “路宗主好!”停下马来,看着冲到眼前的路辉伽,穆洛柯眼中的神情要多复杂有多复杂,看着穆洛柯的样子,路辉伽也是微微一愣,停下马来,对着穆洛柯拱手说道:“路辉伽见过穆门主,不知道穆门主这是从哪里过来 啊?” “刚刚从谷宗主的帐中回来!” 穆洛柯淡淡的点点头,看着眼前一脸焦急的路辉伽,有些好奇的试探道:“不知道路宗主这么急急忙忙的过来是干什么啊?难道有什么重要的军情要禀告谷宗主吗?” “不是……”无奈的叹口气,路辉伽的而脸上写满了无奈,猛然间将手中的皮鞭对着身边一个低着头的小侍卫的身上来上一鞭子,然后咬牙切齿的对着穆洛柯解释道:“这个混蛋,竟然在我帐外将邓德伍堂主给揍了一顿,妈的揍了就揍了,竟然还把人给我放跑了,我估计现在邓德伍那个混蛋正在谷宗主面前告我的叼状,所以我打算带着这个混蛋上门负荆请罪,让谷宗主原谅这个没脑子的家伙。打了败仗,心情不好,希 望谷宗主能够理解吧!” “原来是这样,我说邓堂主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啊……”穆洛柯愕然的看着那名沉默的小侍卫,暗道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竟然连邓德伍都敢打,可见这路辉伽平日里在自己的军营当中,还是很有点心腹的,并不像人们描述的那样,公正无私,无人可以亲近 ! “邓德伍已经到谷宗主的帐中了?”听了穆洛柯的话,路辉伽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一边的陈凤欣望着眼前拿着青光长鸣枪的路辉伽,忽然开口说道:“不但到了谷宗主的帐中,还指名道姓的说是被路宗主的人给揍了,而且背上还被匕首 刺伤了,还是我亲自包扎的呢,不知道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 “你是?” 路辉伽闻言脸色一变,惊讶的看着站在穆洛柯身边的陈凤欣,后者微微一笑,对着路辉伽解释道:“在下是沙鬼门的副门主陈凤欣,见过路副宗主!” “哦……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陈凤欣啊,还真是个美人胚子……” 对着陈凤欣点点头,路辉伽猛然间一摆手,对着眼前的穆洛柯说道:“穆门主,既然如此,那我就去谷宗主那里解释了,先行告退!” “就怕是晚了啊!”陈凤欣淡然一笑,看了一眼身边的穆洛柯,对着眼前的路辉伽说道:“这种事情原本就是先入为主,除非路副宗主能够找出证据证明自己当时确实不知情,不然的话,谷宗主肯定会怀疑到您的头上的,就算 是不会对路副宗主有所动作,这个倒霉的孩子肯定会被谷宗主拿来祭旗树立威信的,所以路副宗主不如在这里就把他放了,也算是救了他一名……” “额……这个……” 对着眼前的陈凤欣晃了晃眼睛,路辉伽忽然拱手道:“多谢提醒,不过就算是路某人拼了命,也会保护部下的安全的,就此别过!” 说完就带着身边一身钢甲沉默不语的小侍卫离开了陈凤欣的视线,朝着谷蕲麻的军营处狂奔而去……两个沙鬼门的客人离开了营帐之后,谷蕲麻自然是急不可耐的让眼前的邓德伍给自己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一脸苍白的邓德伍则默默的点点头,将自己如何遇袭,如何逃脱的过程和盘托出,让眼 前的谷蕲麻惊愕不已! “竟然是路辉伽的亲兵将你刺伤了?这简直是无法无天了!”谷蕲麻气呼呼的看着眼前的邓德伍,后者乖乖点头,将眼中的泪水轻轻抹去,对着谷蕲麻说道:“看来这次,副宗主应该是对我恨之入骨了,小人不过就是去要回自己的坐骑,结果就被如此对待了,小命险 些都没有了。看来在副宗主他们的眼中,这涧山宗已经是他们说了算的地方了……” “放屁!我还没死呢!”对着邓德伍怒吼一声,谷蕲麻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拧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邓德伍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回去好好的养伤,我让路辉伽过来给我解释清楚,简直是混蛋!竟然说动手就动手,多大的仇 怨也不能私下里解决,不然的话,我谷蕲麻还能不能控制住整个涧山宗了?” “是,属下这就下去疗伤!”对着谷蕲麻点点头,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哀伤,无奈的拱拱手,然后让帐外的涧山宗弟子们给自己送回自家军营静养,留下谷蕲麻一个人在自己的帐中,默默的捏着自己的下巴,思索着这件事情的种种细 节! “你去讲副宗主给我叫过来!就说我有事情要和他商量!”思索了半天,谷蕲麻还是站起身来,让帐外的亲兵去把路辉伽叫过来,那亲兵连忙答应,不多时就出了营地,正要赶往路辉伽营地的时候,就看到外面已经出现了路辉伽的身影了……



为首的一个警察,满是冷峻的看着乔楚天:“退后!”









只是在没人的时候,她才会坐在一边,默默的收起笑容,眼睛里的落寞浓重的仿佛要溢出来。

详情

猜你喜欢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更多

猜你稀罕

    欧宝娱乐棋牌|快三走势图地址入口 Copyright © 2020